特價

2019 + 2020 最新勞工法例法庭案例研討

$1,398.0 $1,258.2

一起購買享額外折扣
法庭案例
本項目: 2019 + 2020 最新勞工法例法庭案例研討
$1,398.0 $1,258.2
$1,398.0 $1,258.2
所獲HRCoins以購物車內數字為準
購買並賺取37 HRCoins!
需要折扣嗎? PROHR Community Membership享額外優惠

分類: , SKU: HRLA-S008C Tag:

商品說明

作為HR,必須了解更多案例可以備不時之需,而新的勞工法例案例當中有哪些值得參考? 資深法律學家Lawrence Li將和大家深入探討及研究以下案例:

 

2019勞工法例法庭案例 (3個案例)

 

  • 求職接受公司職位後,但在僱傭合約生效日期前不上班,僱員需要付代通知金嗎?
  • 僱傭合約生效後,僱主與僱員再簽訂獎金補充協議(Addendum)是否有效?
  • 最新的自僱人士與僱員的定義案例

 

2020勞工法例法庭案例 (6個案例)

 

  • 有關僱主僱員之間的whatspp內容可否構成解除僱傭合約的證據?
  • 僱員在私人活動上公開評論僱主的政策可否構成利益衝突,而不獲發放約滿酬金?
  • 僱主怎樣才可以合法地安排僱員調更或更改工作地點?
  • 從勞資審裁處上訴需要注意甚麼?
  • 甚麼是法庭保證金?在勞資審裁處,控辯方可否要求對方付保證金到法庭?
  • 營銷員公佣是不是工資?如果是工資,對僱員權益有甚麼影響?
  • 因遲收貨款而扣減營銷員佣金會不會構成克扣工資?

 

請點擊上方「詳細內容」頁籤查看課程詳細內容

影片詳情:

 

片長: 共290分鐘 (144 + 146分鐘)
語言: 廣東話
播放期限: 45天無限次播放
觀看方式: 線上觀看
筆記下載: 有
售價: $1,170.2 $1,300.2  (PRO HR) $1,258.2 $1,398 (Free Member) 
HRCoins折扣額:售價的5%

導師簡介

Mr. Lawrence Li, LLM 李錫強先

-法學碩士,現任一所法律服務公司的專業顧問
-中港勞動法學會會長
-香港調解專業協會主席
-資深僱傭糾紛專家及僱傭法律學家、談判學家、調解專家
-商貿及人事糾紛專家,經常舉辦商業及法律研討會
-曾為本地大學及培訓機構教授多項課程,慣常以深入淺出的手法,分析大量法庭案例實務教授
-曾於多間大型跨國公司擔任人力資源部門要職、總經理及顧問,對人力資源管理、解決勞資糾紛經驗豐富及對勞資法規有深入的研究

如何購買、觀看及下載筆記

-免費登記成為會員,如已登記請直接登入

-將選購項目加入購物車後,前往購物車頁面付款,如需使用HRCoins,請於購物車頁面輸入

-購買後請前往我的帳戶 > 我的網上課程觀看詳情及下載筆記

詳細內容

2019勞工法例法庭案例

 

1. 最新的自僱人士與僱員的定義案例

 

如在聘用當中,部分用詞、報稅表及強積金供款的模式都存在僱傭關係表徵,法庭可以否定服務提供者是僱員嗎?

 

2.高等法院代通知金訴訟案例

 

如新僱員在僱傭合約生效日期前通知僱主不上班,僱員需要付代通知金嗎?僱主追討時需要注意什麼?僱員可否以僱傭合約上的代通知金為懲罰性條款而非“算定損害賠償”(liquidated damages)為由,向法庭申請該代通知金條款無效?

 

3.獎金補充協議(Addendum)的最新案例

 

在僱傭合約已經生效,僱主與僱員再簽訂獎金補充協議(Addendum)是否有效?案例中僱主與僱員在僱傭合約生效之後一段時間簽訂了補充獎金協議。僱員之後被解僱,勞資審裁處判定僱員可根據補充協定得到獎金。但僱主上訴到高等法院,最後結果到底如何?

2020勞工法例法庭案例

 

1. 有關僱主僱員之間的whataspp內容可否構成解除僱傭合約的證據?如僱員向僱主發送以下的whatsapp內容,僱主可以向僱員扣除代通知金嗎?

 

"咁你係咪當我曠工?要我即日走?欲加之罪 何患無辭,你用咩罪名炒我隨得你。我本來預咗下晝係返嚟做嘢嘅,冇所謂我現在下晝返嚟係執嘢還卡同攞票,你可以安排同事睇住我執,保障雙方。"

 

高等法院案例:LAM SIN-YI SINDY(林倩頤)v LEUNG KING-WAI WILLIAM t/a WILLIAM KW LEUNG & CO(梁景威經營梁景威律師事務所), HCME 4/2019; [2020] HKCFI 2525

 

2. 僱員在私人活動上公開評論僱主的政策可否構成利益衝突,而不獲發放約滿酬金?《僱傭條例》有沒有明文規定甚麼是約滿酬金?

 

高等法院案例:CHOK KIN MING (束健銘) v EQUAL OPPORTUNITIES COMMISSION (平等機會委員會)  , HCLA 27/2017; [2019] HKCFI 755

 

3. 最新的調更、更改工作地點變相解僱的案例。僱主怎樣才可以合法地安排僱員掉更或更改工作地點?

 

高等法院案例:李靜 (LI JING JENNY)  訴 京衞保安有限公司 (KINGSWAY SECURITY LIMITED),HCLA 2/2020;[2020] HKCFI 1785

 

4. 從勞資審裁處上訴需要注意甚麼?另外,在勞資審裁處敗訴方需要支付勝訴方訟費嗎?

 

5. 甚麼是法庭保證金?在勞資審裁處,控辯方可否要求對方付保證金到法庭?如果可以,在甚麼情況或條件下才可以向法庭申請?

 

高等法院案例:黃明達 (WONG MING TAT) 對 第一被告人SALON STUDIO LIMITED,第二被告人胡佩珊 (WU PUI SHAN),HCLA 2/2019; [2019] HKCFI 1651

 

6. 營銷員公佣是不是工資?如果是工資,對僱員權益有甚麼影響?《僱傭條例》對佣金有甚麼定義?

 

高等法院案例:MAK WAI MAN (麥偉文) v RICHFIELD REALTY LIMITED (田生地產有限公司), DCCJ 1631/2017; [2019] HKDC 358

 

7. 因遲收貨款而扣減營銷員佣金會不會構成克扣工資?即是會否抵觸僱傭條例第32條的規定。《僱傭條例》對克扣工資有甚麼規定?克扣工資的刑事罪行如何?

 

高等法院案例:夏俊傑 (HA CHUN KIT) 對 港昌鞋業 (香港) 有限公司 (KONG CHEONG SHOES (H.K.) LIMITED), HCLA 19/2019 [2019] HKCFI 3072